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丑女无敌

我来了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转]【若爱没有归路】与一位知名律师的情感故事——致婚外的恋人们!(二十七)  

2014-03-03 16:24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作者:相遇醉雨寒
103、
  “老公,这都快2点了,你还回来么?”楚闻接起了电话,不用说,这个电话是他老婆周丽打来的。我松开抱着他的手,转向了一边,用背对着他,他伸过一只手来拉着我的手,被我甩开。
  “哦,案卷还没有看好,估计看完要三点多了,你先睡吧,我过会在办公室休息一下算了,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去余杭,回来太赶了。”楚闻平静地对他老婆说着谎。
  “那你早点休息,不要太累了。”周丽说完挂了电话。
  楚闻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,转过身来抱着我。我躲开他。他继续来抱着我。
  “小雨,你别这样。”
  “你为什么又对她撒谎,你又对她撒谎!”我嘲他大喊。
  “那你让我怎么说,你让我怎么样?让我告诉她,我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吗?让我告诉她,我心里只有另外一个女人吗?”
  “我有感情洁癖。”
  “我告诉你,我也有感情洁癖。所以,我的心里只是你,莫小雨,你明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,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?”
  “那她呢?那她呢?”
  “哎,她是责任。”楚闻说我,又紧紧地抱着我。我又大哭一场。
  “她是责任”这句话,反复在我的脑海中闪现,她是责任,那我又是什么?他是跟我玩玩的吗?可是如果只是玩玩的,何必要掏心掏肺玩得如此认真?
  我把这些话,在内心一次一次说给我自己听,像是给自己一回温习心性的机会,也像是一位诚实的行者一直在向前行走,只是我一直就不知道前面的路,何时是才是尽头,何时才有绿洲。
104、
  第二天早晨,我发现我的头痛得越发厉害了,可能是感冒加重了。
  楚闻起床给我倒水,又是开水,又用嘴在那里吹凉。
  我对他说,有凉白开啊,兑一下就好了啊,一下子就能喝了。
  他说,不行,凉水加开水兑一下,就是阴阳水了,喝了对身体不好的,然后他继续在那里吹开水,直到把开水吹凉。
  我说,把药给我拿来,我吃药。
  “你还是先吃点东西吧,空腹吃药会把胃吃坏的,你本来胃就不好。”楚闻对着我说。
  “可是没什么胃口呢。”
  “你想吃什么呢?我去给你买,多买几样你选着吃”。
  “要不你煮白粥给我吃吧?”我对楚闻说。
  “你确定要吃白粥?”楚闻问我。
  “嗯”我对楚闻点了点头。
  然后楚闻在那里洗米、洗锅,买力的煮白粥,动作非常生疏,一看就知道不经常干家务,他还时不时问我水要加多少,煮多长时间。
  我问他,你在家里没煮过粥啊?
  “多少年没煮过粥了,都是她煮的……”
  “哦。”我意识到再问下去似乎又会不欢而散,于是就不问了。
  粥煮好之后,他把粥盛在小碗,拿勺子喂给我吃。
  我说,我自己喝着,又不是重伤病人,我自己能喝啦。
  他说,我也不是怎么经常能有机会喂你,这次就让我喂你吧。
  于是我享受着他的温柔体贴。
  我喝了粥,吃了药,给公司打了个电话说请假一天,因为生病加上昨天晚上没有睡好,实在也无力去单位上班了。
  我对楚闻说:“你赶紧回杭州上班吧,我自己休息一下没事的。”
  “你都这样了,我哪里能放心回去啊!”楚闻对我说,“你睡一会,我陪着你。”
  “你不耽误工作么?”
  “我让陆欧与张老师去办这事吧”楚对我说,陆欧就是之后提到过的陆姑娘。
  “陈欧,张老师到单位了吗?这样等他到了之后,一起去一下余杭看守所,了解一下XX当事人的情况……我今天其他有事点,你先帮我去办一下这事”楚闻打了个电话给陆欧,转过身对我说:“小雨,今天我就好好陪着你。”
105、
  “把钥匙给我,我出去吃个早饭,白粥我实在喝不进去啊”楚闻对着说,“你先好好休息,我吃了早饭,去车上拿资料,我就上来了”我点点头,告诉他钥匙在我的手提包,让他自己拿。楚闻拿了钥匙出了房门,我因为感冒药的原因,很快就睡着了。
  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快12点了,我眯着眼晴看坐在沙发上,捧着一大堆资料看的楚闻,他的表情,一会疑惑,一会舒展,一会又用笔轻轻敲一下手中的资料。这个男人,在工作的时候,认真极了。而我就是喜欢他那股认真劲。
  我翻了个身,楚闻听到了,过来摸着我的额头问:“好点没有?”
  我伸了懒腰,对他说“好多了。”
  “那要起来了?还是再多睡一会?”他问我。
  “还是起来吧,睡了那么长时间,骨头都要散架了。”于是我起来穿着睡衣去洗澡。
  洗完澡,楚闻用吹风机帮我吹干头发。我转身吻了他。他捧着我的脸对我说:“小雨你真好”。
  “我说过,我会试着对你好一点。”我对楚闻说。
  “哎,希望你这次说话算话的时候能长一点。”楚闻对我叹了口气,明显是不相信我过对他好一点那句话。
  “我美吗?”转身我问楚闻,想逗逗他。
  “要我说实话吗?”楚闻问。
  “当然!”
  “长相么,说实话,真的挺一般般的,属于往大街上一扔不怎么找得到那种……”楚闻还在滔滔不绝发表他对我长相的评论,我白了他一眼,对他说了句“你继续!”
  然后楚闻立马改口说“其实你挺美的,主要是杭州美女太多了,你在N城J城这样的小城市,你也算得上美了。”
  “那你是来乡下小城市找原生态村姑来了?”我问。
  “原生态村姑可比你温柔多了!”
  “那你是找过了?”
  “没有……”楚闻说“莫小雨,我觉得自己好像也属于那种能说会道的,可跟你聊天怎么老会被你带沟里,老是占不了什么上峰似的?”
  我不理他的话,接着问“那你觉得我身材好吗?”我走过去,坐在他的腿上,在他的耳边轻轻问他。
  “莫小雨,你穿着睡衣对我这个样子,问我这样的话,还坐我腿上,是赤裸裸的勾引啊!”
  “不想被勾引啊?”我说完吻了他的脖子,我感觉他越来越急促的呼吸。
  “姑娘你自重啊,我是不怎么受得了勾引的,你后果要自负的”然后他抱着我,开始吻我。随即一把抱起我,把我放在床上,开始脱他自己的衣服。
  “先生,你要自重啊,一点定力也没有。我饿了,我们出去吃饭吧!”我推开了他。
  “莫小雨,你这个人太坏了,刚刚拼命勾引人家,现在又不负责任,说要去吃饭了,你让我情何以堪啊!”
  我不理他,自顾自穿衣服。
106、
  有时候,我在想,我与楚闻今天所执着的,会不会就是明天后悔的?世间所有的苦恼,就是因为放不下。放下即菩提。
  我有时候,在期待不再魂不守舍的期待再一次与他相会,不再想着他的环绕和吻辗转难眠......期待结束彷徨的日子,解决这场惨烈的婚外恋。
  只是一切只是我的相像,就好像我们之间从未正式开始,所以也不用正式的结束一样。
  我跟楚闻之间,我也知道,其实也什么脱俗的感情,每一段感情通常会有一个免不了俗的本质——人性,喜新不厌旧,需要平淡,但渴望激情。性,难以抗拒。其实,婚外恋的人,也都是有缘之人,说曾有情,曾有真爱,只是在不对的时间遇到了可能对的人。
  我穿好衣服,出门时,楚闻帮我披上了外套,我回头拉起他的手,他的手很温暖
  快到下午1点多的午餐,真的有点晚了,我们还是去了一家素食馆。素食馆里有几个老外,还有三三两两的台湾人在那里聊天。
  服务员上来问我们想吃点什么,普通话不是很标准,于是我问我她,你是哪里人,她说马来西亚人,算与佛有缘,于是在这家素菜馆做了服务员,结识有缘之人。服务生说,太晚了,大厨都下班了,现在只有套餐了。我说,那行,来二份套餐。
  楚闻,吃着饭,偶尔抬头,对我笑,意味深长,我无法参透这笑中的深意。
  “小雨,我们去海边吧?”楚闻对我说。
  “什么?天那么冷,我感冒还没有好,你是想冻死我啊!”我说。
  “突然很想去。”
  “可是开车过去要一个多小时呢。”
  “相信我的车技,应该不用一个多小时的”楚闻说。
  我以前,向来是在人如潮涌的夏天投入海的怀抱,从未像今天这样,寒冷的冬天来到海的身边。
  下车,楚闻抱着我,站在海边,吹着凛冽的海风。很清醒。
  “你多久没有看海了?”我问楚闻。
  “我都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看过海了。”楚闻回答。
  “在杭州不是有钱塘江吗?”我说。
  “你也说是江了,那跟海能一样吗?”楚闻说“大学的时候,在西安的上的学,西安只有河,有名一点的也只灞河了。”
  “那你今天怎么突然想看海了啊?”我问。
  “不知道,就是想跟你一起在海边走走”楚闻继续说着,“莫小雨,我们今后在海边办婚礼怎么样?”
  站在大海边,我喜欢天大地宽的感觉。这样很无私很坦然,很美好。但楚闻的话,让我似乎陷入了大海的漩涡中一样。
  我只能又岔开话题。
  “海边那么冷。”
  “我们夏天的时候办,就不冷了。”楚闻还执着于要在海边办婚礼的念想当中。
  “涨潮时,会被海水冲走的!死不瞑目啊!”
  “莫小雨,你这个人怎么一点浪漫主义情怀都没有?”
  “好冷啊,回车上吧?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